首页 > 民生 > 内容

武汉黄陂区拒不执行生效裁决 公然藐视司法判决
发布时间:2018-4-9 12:08:58   作者:不详

2018/4/7,记者爱心姐姐李娜,周浩军接到武汉市黄陂区日月山水小区的业主反映,小区内有一面积很大的闲置地块,多年无人管理,荒草丛生,而且不断有生活垃圾倾倒,一些地方还被开辟成菜园。尤其是夏天,臭味熏天,严重影响周围群众生活。
记者调查发现,这一闲置地块约92亩,用地性质为建设用地,荒废已达16年。如此大面积土地闲置的背后,牵涉到一起“执行难”案件。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发出过三次敦促履行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也两次督办,但当地政府拒不执行生效的法律文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武汉中院第三次发出的敦促履行通知书
日月山水小区位于黄陂区巨龙大道和盘龙一路西南侧,交通位置优越,且拥有500亩的小区内湖——张斗湖,让小区增值不少。这块闲置地,位于小区东南角,和小区一期建设的楼房一墙之隔。记者现场看到,闲置地块荒草丛生,垃圾成堆,和张斗湖相邻,外围有低矮栅栏和围墙圈起。
据介绍,小区规划占地约1000亩,分期开发,中间有一个400多亩的湖,规划楼房沿湖而建。可到2012年小区建设就停止了。业主们指责开发商,当时花了比周边小区高的价格买的房子,现在却与垃圾场、菜地相邻。
对于指责,小区开发商——武汉第六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绪明却向记者倒苦水,透露是因为黄陂区政府未按合同约定办理土地和规划手续,他们才无法开发建房。吴续明说,政府只给他提供了一部分土地,剩下一部分当时告诉他没有土地指标。开发之后已过了十几年,近一万户居民住进小区,而闲置地杂草丛生,演变成垃圾堆。
小区闲置地块上堆积着各类生活垃圾,部分区域被开辟成菜园子
2002年6月28日,经黄陂区政府授权,武汉市黄陂滠口经济发展区管理委员会和武汉市黄陂第六建筑有限公司签订项目投资协议书。约定协议出让400亩居住用地,实行综合地价包干,每亩8万,合计征地费3200万。
吴绪明称,16年以前,这块地就交付他使用。他将其圈起来,拆迁了三个村庄,鱼塘、藕田都三通一平填了,建了基础设施,包括地下管网、道路,400亩的湖全部进行了整治。
协议约定的是出让400亩,但到2010年,政府只为其办理了200多亩的土地和规划手续。双方出现供地纠纷,按照协议约定,提请武汉仲裁委员会仲裁。
2015年12月,武汉仲裁委员会裁决,“武汉盘龙城经开区管委会以政府基准地价为基准,依法继续履行《项目投资协议书》约定的供地范围内盘龙一路以西91.7205亩土地的供地义务。”武汉六建赢了官司,却遭遇执行难。
黄陂区委政法委委员、区委法治办副主任熊曙光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一方面称尊重生效的法律文书,另一方面却表示,如果按照生效的法律文书执行,就会违背法治原则。他表示,原来签订协议的政策环境和现在的反差太大。原来不规范,现在更规范。纯粹从法律层面看,这件事情应该执行,这是当事人的权利,但是这件事情要落地,又有法律政策障碍。这就很难操作。如果置现在的政策法律于不顾,直接办理肯定不符合目前的法治原则。
我国国有土地出让方式在2002年发生重大调整,国土部相关文件要求,2002年7月1日前审批的或已签订书面协议的,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可继续以协议方式出让,2004年8月31日前将历史遗留问题界定并处理完毕。
这一调整正是黄陂区政府不执行法律文书的依据。
作为遗留问题,2005年至2010年,黄陂区政府通过国土部门和武汉六建以签订出让合同的方式,向武汉六建分四次供地217.23亩。因调整规划占用其项目用地的,黄陂区政府2009年还以专题会议纪要形式明确,最大限度解决其住宅用地。
武汉六建董事长吴绪明称,“用地调整过多次。2012年就说不给。当时图纸也给我们划了,规划也搞了,还让我今天去勘察,明天去看,后天让我们拿方案,方案都拿了,却又供给别人了。”
对于黄陂区政府不能供地给出的理由——“政策障碍”,武汉仲裁委裁定,其观点不能成立,因为国土部的相关规定在2005年之前就已出台,此后5年间,黄陂区政府还向武汉六建协议出让4宗土地。仲裁庭据此认为,黄陂区政府应承担的法律义务,具备现实可行性。
如果案件执行确实无法落实,甚至违背法治原则,武汉仲裁委为何要作出一个没有操作性的裁决?两年多时间,武汉中院、最高法院又为何多次督办?
武汉仲裁委的裁决结果出来后,武汉中院先后三次向盘龙城经开区管委会发出敦促履行通知书。其中有两次都明确将采取限制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追究刑事责任等方式惩戒。
武汉中院执行实施处承办法官许东介绍,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带队到黄陂区委区政府,找到书记和区长,要求按照生效文书,履行法律义务,他们答应地很好,却没有实际行动。于是,这件事情又被呈报至湖北省高院,执行局的两个庭长对黄陂区政府的副区长、管委会负责人进行普法,要求履行,仍旧不采取实际行动。最高院也督办过两次
许东告诉中国之声记者,问题的症结就在于黄陂区政府新官不理旧账。关于历史产权问题,中央有文件,清楚明白。黄陂区仍在推诿,症结就在区政府。
据介绍,武汉中院已将盘龙城经开区管委会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可以对其罚款,对行政主官限制高消费、司法拘留等更严厉的措施。但武汉中院没有这样做,承办法官许东表示,法院也有难言之隐。最终的强制措施——拘留和罚款,确实没有用,不可能真的把区政府负责人抓起来,这件事情应该由黄陂区政府执行解决,最近法院计划出发出司法建议函。
盘龙城经开区管委会曾表态,他们是区政府的派出机构,对土地无批、征、转的权利,无法履行法定义务,但向区政府发出专题报告,讲明中央政策意见,建议区政府尊重仲裁裁决结果,配合法院执行工作。
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也回函建议黄陂区政府,综合考虑国土部相关规定和市仲裁委、市中院相关意见,依法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武汉市委政法委于2017年11月2日召开专题会议,要求抓紧推进案件的依法执行。但黄陂区委法治办副主任熊曙光的回复,仍是无法执行。他表示,法律征地手续必须落实到位,这些规定搞不好,可能会被问责、判刑,在现有法律环境下,却按照原来的思路办法去执行,行不通。
\
武汉市委政法委的文件要求抓紧推进执行案件的依法行政
多位行政法学专家指出,作为政府机关,更应坚守法治政府的宗旨。更何况党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中,强调地方各级政府要严格兑现向社会及行政相对人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诺。
中国行为法学会执行行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宋朝武指出,我国对政府机构不履行法律确定义务,缺乏刚性完善的措施。政府以各种理由拖延、拒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对政府形象非常不好,损害了政府声誉,更重要的是破坏了司法权威。
法院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法院系统推行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已取得较大成效,但破解执行难遇到难啃的硬骨头:一类是跨省跨行业的执行案件,另一类是涉党政机关的执行难。应该加大这类问题的问责力度。
3月29日,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明确要求继续开展好涉党政机关案件专项清理活动。
据知情人士透露,党政机关列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专项清理活动作为每年常态化的工作机制,已经开展近十年,该项工作已被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的范围,作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级政府是否遵守生效法律文书、是否依法行政的重要考评指标。然而,至今为止,仍有少数地方党政机关未能依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本应履行的义务,对人民法院的执行文书置若罔闻,这也成为“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攻坚战中的难题之一。
在2018年两会期间,人民日报记者就这个问题提问了时任总理:
央视记者提问:企业家担心财产得不到保护,不敢投资,甚至有些向外转移资产,投诉政府不作为。您怎么看,针对这样的问题,打算怎么解决?
总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国企民企,各类所有制企业为中国经济取得历史性成就,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出贡献。现在民营企业税收占半壁江山,城镇就业80%,就业的贡献率90%。一段时间以来,的确出现民企投资偏软、偏弱的现象,这和产权保护以及多方面的问题有关。我们高度重视。 保护产权就是保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是保护生产力。我们对各类合法产权的保护一直是放在心中,而且逢难必解!记得去年在记者会上,有人就担心住宅权使用权到期会不会有问题,我们明确表示延期不影响交易,而且要抓紧修法。农民土地承包三年到期,第一轮到期后我们继续延长30年。
我们将在多方面采取措施来维护合法产权,运用法律保护,弘扬法治精神。保护产权,还要尊重合同,弘扬契约精神,不能把合同当作废纸。的确,有些地方政府的某些行为做得不好,新官不理旧账,换了一个官过去的合同就不算了。不能把合同当废纸,我们是坚决制止的,而且将予以处罚
去年我们有关部门还抓住几个典型案件,把涉产权的错案纠正过来,表明了我们的决心:持续向社会发出信号,让恒产者有恒心,让投资者有信心,让各类产权的所有者安心,给合法产权所有者吃上长效的定心丸
2018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执法机构召开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召开,周强院长特别指出强调继续开展好涉党政机关案件专项清理活动。据知情人士透露,党政机关列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专项清理活动作为每年常态化的工作机制,已经开展近十年,该项工作已被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的范围,作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级政府是否遵守生效法律文书、是否依法行政的重要考评指标。然而,至今为止,仍有少数地方党政机关未能依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本应履行的义务,对人民执法机构的执行文书视若罔闻,这也成为“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攻坚战中的难题之一。
在2018年两会期间,人民日报记者就这个问题提问了时任总理:
央视记者提问:企业家担心财产得不到保护,不敢投资,甚至有些向外转移资产,投诉政府不作为。您怎么看,针对这样的问题,打算怎么解决?
总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国企民企,各类所有制企业为中国经济取得历史性成就,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作出贡献。现在民营企业税收占半壁江山,城镇就业80%,就业的贡献率90%。一段时间以来,的确出现民企投资偏软、偏弱的现象,这和产权保护以及多方面的问题有关。我们高度重视。 保护产权就是保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石,是保护生产力。我们对各类合法产权的保护一直是放在心中,而且逢难必解!记得去年在记者会上,有人就担心住宅权使用权到期会不会有问题,我们明确表示延期不影响交易,而且要抓紧修法。农民土地承包三年到期,第一轮到期后我们继续延长30年。
我们将在多方面采取措施来维护合法产权,运用法律保护,弘扬法治精神。保护产权,还要尊重合同,弘扬契约精神,不能把合同当作废纸。的确,有些地方政府的某些行为做得不好,新官不理旧账,换了一个官过去的合同就不算了。不能把合同当废纸,我们是坚决制止的,而且将予以处罚。
去年我们有关部门还抓住几个典型案件,把涉产权的错案纠正过来,表明了我们的决心:持续向社会发出信号,让恒产者有恒心,让投资者有信心,让各类产权的所有者安心,给合法产权所有者吃上长效的定心丸
2018年3月28日,最高人民执法机构召开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召开,周强院长特别指出强调继续开展好涉党政机关案件专项清理活动。据知情人士透露,党政机关列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专项清理活动作为每年常态化的工作机制,已经开展近十年,该项工作已被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的范围,作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级政府是否遵守生效法律文书、是否依法行政的重要考评指标。然而,至今为止,仍有少数地方党政机关未能依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本应履行的义务,对人民执法机构的执行文书视若罔闻,这也成为“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攻坚战中的难题之一。
司法是“终极救济”,是公民维权的最后手段,民众穷尽办法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才会诉诸法律。民告官更是如此。从政府的角度讲,政府应该依法行政,少当被告。从民众的角度说,既期待政府爱惜自己的羽毛,不干伤害政府形象的事;也期待执法机构依法办案,主持公道。武汉黄陂区政府违约,自贬政府信用不说。执法机构判决以后,武汉黄陂区政府本该履行执法机构判决,挽回政府公信。然而,至今,武汉中级执法机构多次下达公告,最高人民执法机构多次督办,黄陂区人民政府依然不履行执法机构判决。如果说政府欠账不还是无赖行为的话,政府拒不执行执法机构判决,导致执法机构判决形同废纸。权力自负地凌驾于法律之上令人愤慨。
4月3日上午,最高人民执法机构召开执行工作现场会,最高人民执法机构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在最高人民执法机构执行指挥中心听取工作汇报,部署当前工作。周强强调,以决胜的精神状态和敢打必胜的信心、决心,攻坚克难、顽强拼搏,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
blob.png 
周强要求,要加强组织领导,采取有力措施,确保把各项工作落到实处,要加强督促检查、层层压实责任,确保实现四个基本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总体目标,人民执法机构各部门要加强支持、保障,形成有效合力,共同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推动新时代人民执法机构工作实现新发展。
黄陂区政府不执行执法机构判决,这到底是权力嚣张,还是执法机构执行力软弱?对此,民众既会对无赖政府感到失望,也会怀疑执法机构与政府官官相卫。尽管执法机构审判权是独立的,区政府无权对执法机构指手画脚。除了体制因素以外,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也不可小视。因此,民众有理由产生各种疑问。
治病先要探源,执法机构喊话要求黄陂区政府履行判决,而执法机构对此“干打雷不下雨”,几年时间里除了发公告和喊话以外,并没有实质性强制执行行动。这是权力张狂的现实表演,更是法律的悲哀。
一方面,政府要学会权力自律、敬畏法律,不能视执法机构判决于无物,更不要把权力之手伸向审判台之上。另一方面,执法机构在秉公判决之外,更应加大执行力度。如果执法机构只执行普通民众,不执行政府,显然不能令人信服。
纪检监察部门三令五申要严查党员、公务员非法干预执法机构办案。黄陂区政府拒不执行执法机构判决,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何尝不是对执法机构办案的赤裸裸干扰?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认为,行政机关违法行政,除了权大于法的观念作怪,背后往往还隐藏着权力寻租等问题。面对黄陂区政府机构不执行判决的滥权生态,除了执法机构提高执行力以外,上级纪检部门也应介入查处。
总之,只有政府依法行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政府不执行执法机构判决的滥权行为被纠正,执法机构执行力疲软和权大于法的执行现状发生改变,民众利益才能得到有效维护,司法公信力才会得到社会认同。
就本案而言,黄陂区政府是客观上存在执行案件的法律障碍,还是主观上违约失信拒不执行?主流媒体将继续关注。
 
综上所述:
黄陂区政府以及执行该案件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就共同违反了国家规定的如下法律条款:
1、 司法解释规定,“国家机关负责人员违法决定,或者指使、授意、强令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构成刑法分则第九章规定的渎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 藐视法庭,是一种严重的罪行,可以被判罚款或监禁。藐视法庭包括不遵守法庭命令、违反对法庭作出的承诺,妨碍司法公正等行为;
3第三百九十七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4最高院指导性案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15条裁判规则:
A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的有能力执行应当采用只需被告人在客观上具有部分财产或行为能力的判断标准;情节严重并不单指后果的严重,而应从手段的恶劣性、影响的深远性、后果的严重性这三方面综合判断。以财产为给付内容的裁判不宜以数额来判断拒执行为的情节严重;
B、对判决、裁定负有协助执行义务的某些个人,可以成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主体,其他人采用暴力、威胁方法帮助上述当事人或有协助执行义务的人阻碍判决、裁定执行的,可按拒不执行人民执法机构判决、裁定罪的共同犯罪人追究刑事责任;
C单位可以成为拒不执行执法机构判决、裁定罪的犯罪主体,单位作为被执行人不履行人民执法机构作出的执行仲裁裁决的执行裁定,执法机构可采取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法定代表人高消费的方式达到执行目的
结束语:盘龙城经开区管委会、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是隶属于黄陂区政府的派出机构,对土地无批、征、转的权利,无法履行法定义务,但向区政府发出专题报告,讲明中央政策意见,建议区政府尊重仲裁裁决结果,配合执法机构执行工作,但区政府对人民执法机构的执行文书置若罔闻,武汉中级执法机构没有这样做,承办法官许东表示,执法机构也有难言之隐。通过这份报告可以看出,本案涉案机构又新增了武汉中级执法机构,所谓的难言之隐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不讲出来?有什么不可以公开吗?非得要让老百姓去猜想?
                                         记者爱心姐姐李娜,周浩军将持续关注报道

来源:http://www.99mtw.com/shxw/2018/0409/75156.html

\

上一篇:秘密审判?延误十五分钟三个案件被全拒参加审判和旁听
下一篇:国有企业空手套圈地占房, 三年违约不作为害苦百姓

发表评论